开码现场 主页 > 开码现场 >

南阳油田警方回应:拖车依法合规

更新时间:2019-08-10

  8月9日,本报以《轿车奇遇:莫名被拖,莫名被放》为题,报道了南阳油田公安局以疑似酒驾,无证驾驶为由,在驾驶人不在现场的情况下,将豫R0U356轿车拖移,并造成轿车多处受损一事。报道刊发后,网友纷纷在大河客户端留言评论,对电话报警就查酒驾且驾驶人不在现场就拖车,表示不理解。还有网友质疑此事是否存在公权私用的可能。当天下午,南阳油田公安局4名警察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出具了加盖“河南省南阳油田公安局交通管理支队”公章的情况说明,称拖车是依法合规,并无不当。

  南阳油田警方提供的情况说明显示,2019年7月18日18时38分,交警支队接到指挥中心指令,豫R255K9越野车驾驶人陈某报警,陈某称与豫R0U356轿车驾驶人田付德发生纠纷期间闻到田身上散发出很大酒气,举报田付德酒后驾车。指挥中心要求立即赶到现场处置。

  交警支队民警廉荣岑、刘中沛赶到青少年宫时,指挥中心电话指令称,魏岗派出所民警和报警人陈某已在一起沿路寻找豫R0U356白色奥迪轿车,但未找到。7月18日19时20分左右,交警支队民警在油田南阳路“斑马线喷漆店”门口发现停放的豫R0U356轿车,指挥中心指令魏岗派出所值班民警带报案人陈某到现场指认车辆,陈某现场指认,就是该车。

  记者在南阳油田警方提供的情况说明中看到,7月18日19时43分,通过公安网查询豫R0U356轿车驾驶人、挂牌玄机图车主联系电话,并通知驾驶人田付德及车主田付会到车辆停放现场。19时57分,接通电话后,田付德拒绝到场。田付会挂断电话后关机,无法联系。

  情况说明还显示,当晚交警支队民警廉荣岑与报案人陈某一起到青少年宫走访了周边两名群众和田付德妻子常某等人,他们均称田付德当天中午饮酒后驾车到青少年宫,而后与陈某发生矛盾后驾车离开。情况说明并未标出这个走访的具体时间。

  情况说明显示,刘中沛将相关情况汇报后得到指令,田付德实施饮酒、驾驶证超过有效期驾驶豫R0U356轿车,严重威胁公共安全,为防止田付德继续驾车给自己和人民群众造成更大危害结果,依法采取拖移豫R0U356车辆的强制措施。7月18日20时28分,因天黑工人操作不当,造成豫R0U356车左侧局部刮蹭。

  7月18日22时55分,交警支队民警与官庄工区公安分局民警周二朋等人到田付德家中传唤田付德,田付德没有在家,向田付德妻子常某出示了警官证、传唤证。

  依据南阳油田警方提供的情况说明,7月23日上午,田付会第一次到交警支队接受询问,因社会危害已经解除,且已查清田付会车主身份,民警向其发放豫R0U356轿车《放车通知单》,让田付会把车领走,并明确告知田付会,豫R0U356轿车在拖移过程中造成的刮蹭,交警支队承担全部维修费用,田付会拒绝签领《放车通知单》领车。此后,多次通知田付会领车,其均称没有时间。

  8月7日9时,南阳油田交警支队支队长赵江涛在办公室接待了田付会。经沟通,田付会签领了《放车通知单》,现田付会已经将车领走。

  8月9日,记者看完南阳油田警方提供的情况说明后表示,警方如此尽力尽责地查处案件,令人钦佩。赵江涛对记者说:“我们接到指令出警,必须要消除紧急隐患。如果不管不问,之后发生事故,民警还会被追责。”同时,他还表示,处理此案的民警此前并不认识举报人。

  针对此事,河南春屹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少春律师分析认为,首先,作为人民警察,在接警后进行拖车、上门传唤等执行公务系正常工作,但是,依法行政是每个行政机关及公务人员的基本要求,必须向当事人出具相关书面法律文书,且持有效证件履行本职工作。

  其次,如果经事后调查并不属实,但因此造成当事人经济损失的,或者因交警拖车造成车辆受损的,当事人有权依法主张经济赔偿。

  最后,在本案中,如果“酒驾、驾照过期”等举报行为均不属实,即存在举报人诬告陷害、报假警,公安机关有权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等规定对举报人采取行政拘留等处罚措施。如有公务人员存在滥用职权等行为的,公安机关应当依法追责。

  截至发稿时,记者突然发现南阳油田警方提供的情况说明落款日期居然是“2019年8月7日”。经电询南阳油田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董玉成,他在电话中说:“可能是打错了,不好意思。”